xinde

你准备了一把天堂钥匙


2004-01-01 09:25:02 作者:下百川

    “明颂,如果你回唐山的话,就把圣堂门上的那把钥匙留给我吧?”姥姥轻声地问我,语气中带着十分的恳切,我回答:“行,我一定留给您。”这是在我三月份回家养病期间,为了进堂拜圣体方便些,向她老人家要的那把钥匙。没想到,还没来的及还她钥匙,我们竟永别了。
    我的姥姥,圣名亚纳。唐山人,在2003年8月15日逝于肺心病。她似乎对这个生活了81年的世界没有任何眷恋与牵挂,很安详地睡在了圣母的怀里,静静地走了!
    记不清是哪一年的除夕夜了,在圣堂的院墙未垒之前,母亲和我带着饺子去了姥姥家(因为是同村,路很近),她家里没人。我们去了圣堂,借着微弱的灯光,我看到一个披着黑棉衣的身影跪在圣堂的一角,走到近处,正是姥姥。寒风呼呼地抽打在她那干瘦的,满是皱纹的脸庞,但她的眼神里闪烁着灼热的光芒。
    “妈,您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呢?”母亲心疼地问。
    “哦,大过年的,替换替换他们,让人家过个团圆年,我在这儿一边看着钢筋、木料,一边念经,不是挺清静嘛?!”姥姥微笑着对我说,“你冷不冷啊?”她拿着念珠的手,摸在我冰凉的脸上,感觉很暖很暖。
    这件事已经过去快十年了,至今仍然让我记忆犹新!在我的记忆中,姥姥对圣堂的感情极深,从圣堂房产的落实到圣堂竣工,倾注了她好多心血。
    近年来,她年迈体衰,但一直坚持进堂。因为患有肺喘病,从家里到圣堂的路虽然不远,可还是喘上半天;老人家宁愿从家里带上药,也一定要进堂。母亲和舅舅们出于为她的身体考虑,劝她少去几次,可姥姥总是说:“圣堂里不是供着圣体嘛?!”
    老人的信德为堂区教友所深知,她爱人的行为更为人赞许;帮善终似乎成了她的一项使命,无论春夏秋冬,她总是风雨无阻,随叫随到。为了在生命攸关的时刻挽救一个灵魂,姥姥往往放弃家里所有的活儿,在病人床前日夜守护,为之祈祷。在病人弥留之际,她时时趴在其耳边,呼唤“耶稣”圣名,以提醒病人不忘天主。她常对人讲:“人在临终时,魔鬼正想趁这个最后的机会,从天主手里抢夺灵魂,我们应尽力相帮呵!”
    不仅如此,她常请神父到那些不能进堂的教友家里送圣体。因为冬天路滑,每年都有几次摔伤,有时轻些,有时就很严重。在儿女精心照料下,姥姥几次“死里逃生”。事后,姥姥总是乐呵呵地说:“我的身子骨康复得这么快,全是天主赏的,还得干!”
    忙碌归忙碌,每天的功课却从不懈怠。姥姥虽然从未上过学,但各式经文她都会念。因为她不仅留心听别人念经,并且一有闲暇,就翻阅经本,遇着不认识的字,就把它记下来,询问别人。她非常敬爱圣母,每天念七分玫瑰经。
    2003年8月份,姥姥的病情日益严重,肾脏衰竭,小腹肿胀,加之呼吸困难和局部摔伤,疼痛使姥姥面部痉挛,虚汗淋漓,她常喃喃地恳求:“圣母呵,圣母呵!可怜我罪人吧!”……当疼痛稍微减轻时,看着儿女们难受的表情,声音微弱却强作笑脸说:“天主要给我加些补赎……你们也不要太难过了!”
    姥姥在2003年的8月13日和14日昏迷了两天两夜,教友们自发地到家里来帮她预备善终,8月15日圣母升天瞻礼下午,姥姥的嘴微微张了两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缓缓的呼了出来,带着一丝甜甜的微笑,溘然辞世。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常是一个人静静地想,也许是姥姥与护守天使携手奔赴天乡了,见到了阔别已久的亲人、朋友,那喜乐之情溢于言表,抑或是她享见到那无限美善的天主圣容的光辉,而显出一种满足。
    姥姥呵,您用一生的善行,为自己赚得了一把天堂的钥匙,当您迈进天堂之门时,求您别忘了在世的晚辈,亲友,常为我们祈求天主,祈盼来日与您在天堂欢聚!谁能想象,在那永恒的温馨与欢快的笑语中,我们的心儿将是如何的陶醉与悸动呵!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