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还有天堂


2004-07-28 09:24:14 作者:崔巍东

    承蒙主悦的心,可以剔透晶亮,进入天堂。
    坐在空荡、肃穆的教堂里,我的心很痛,因他走得太匆匆,我甚至还未来得及见他最后一面。我不敢更不愿接受这个事实。苦痛弥漫在辛辣的空气里,而那个手持拐仗蹒跚走路的老人永远离我而去了。
    神父出身富裕家庭,但神贫的他从不留恋尘世间的富有,他把自己全部献给了天主,做了他谦卑忠诚的仆役。为了燕东市建堂,他把自己节省下来的全部资金献了出来。
    很大的堂院里,收养了几个残疾人。神父总是把教友给他的水果、糕点省下,分给他们。还总是对我们这群孩子说,“要多陪陪他们,和他们谈心。”他们的信德很大,和他们在一起,让我真切感到天主是如此的公平,没有明亮眼睛的人,耶稣就给他们一颗明亮的心。但当我回头时,总能看到神父在不远处,拄着拐仗,脸上带着慈祥的微笑。
    在一个明媚的春天里,我们为神父过80岁生日,尽管他老人家早已忘记自己的生日,但爱戴他的教友愿意为他创造一个生日。也是在那个欢乐的日子,我知道了,神父形影不离的拐仗就是在一个滂沱大雨的夜晚,神父翻山越岭为教友送临终时路上滑倒的那刻留在了他的身旁。
    还记得神父病重时,仍坚持给教友们做弥撒。神父艰难地喘着气,大家都很安静,连平时不懂事的孩子也一下子安静了许多。神父诵念的经文我已忘却,因为那一刻泪水再次浸湿我的眼睛,但我有一种痛彻心灵的感动,这远比有口无心地诵念上百遍经文有用得多。
    闭上眼睛,思绪中,冷清的教堂里,神父颤抖的声音传来:“人这么少,我心疼啊……孩子,到啥时咱也不能丢了自己的灵魂啊……”
    橘子红的天空布满了沙尘,我躲在昏暗的角落里发呆。又忆起,塞得满满的梨树后神父的小屋;东方闪电时,神父口干舌燥地与他们论辩;慕名而来的教外人士在堂门口笑语盈盈地与神父攀谈……
    “布谷(不哭)……”窗外传来一阵清脆的鸟鸣,循声望去,在湿润的眼睛里,我发现天空其实并不像我想像的那么昏暗。
    天蓝,云白,风动,鸟鸣。
    我明白了,没有伤心的理由,我仿佛看见,神父玉簪花般笑魇的在云端绽放。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