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我的伯父谢播德神父


2013-08-09 16:11:19 作者:河北 谢安乐

    解放前的老神父如今大部分离开人世尚存无几,半功伟绩,基督忠仆,终身不谕,后人铭刻在心。
今天介绍的是保定教区邵家庄村已故谢播德神父的悲壮家史。
                                     人生坎坷,母爱无疆
谢播德神父1921年出生在邵家庄村的一个普通公教家庭。1925年母亲又生其弟,父亲在北京打工,母亲在家种地,照应孩子,虽然不富裕,但生活十分美满,弟弟三个月时噩耗从北京传来,父亲重病去世了,当时谢神父刚满4岁。
    22的母亲失去丈夫,照应两个孩子,在旧社会实在是举步维艰,度日如年。
    日子天天过,贫穷月月增。母子三人的天塌了一半,夏天二子穿的衣服非常破旧,母亲缝了又缝补了又补,冬天棉衣更是破旧不堪,很薄很薄,风雪来临,寒风刺骨。粮食短缺,吃饱更难,因为弟弟年龄小,难忍饥饿,常常痛哭,母亲只好把饭让给孩子吃。
    过年时别人张灯结彩,鞭炮齐鸣,合家欢乐,母子三人相依为命,母亲流泪痛哭,为孩子过年买不起一件新衣服,吃不上一顿可口的饭菜而悲伤。
    两间土坯房子是唯一的家产,天下小雨房漏雨,天下大雨屋成河。潮湿难耐,六月蚊子成群,腊月寒气逼人,老鼠成灾。母亲十分坚强,为了孩子“我要活下去”为了孩子终身守寡。
    时间一年一年过去了,大儿子谢播德神父当时年满六岁,母亲实在无能力养活两个孩子,1927年把大儿子献给保定教堂,教堂主教神父商议送西关小修道院上学,那时穷人家的孩子非常受人歧视,村里的人听说后,十分惊奇,丧父贫穷至极的孩子也修道想圣神父,岂不是天大的笑话?其实母亲没有那么高的愿望,只因没有能力养活其子才出此下策。
    几年后,唯一的家产两间土坯房子,六月雨天倒塌,实在是寡妇度日雪上加霜。为了孩子“我要活下去”把二儿子送给邵家庄教堂抚养是唯一的选择,那时教堂的神父很同情这位母亲的背景,对孩子照顾的很好。
    日后母亲投奔了保定司罗医院(保定第一医院),在医院里洗衣服、被褥,司罗医院是国外教会办的,绝大部分医生护士是外国教友,对母亲亲如一家,一家三口各奔东西。自守端庄,彰显主爱。
凄凉家史,彰显主荣
    谢播德神父6岁时入保定西关小修道院,当时在校学生300余人,他尊敬师长,勤奋好学,品学兼优,同学友爱,很受师生喜爱,假期放假,兴高采烈对母亲说:“我又考了第一名”母亲说:“怎么又考第一名下次多考点”。几天后,母亲又说:“孩子你回修道院吧”“妈妈怎么又赶我回去呢”?天下哪有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的呢?我实在无法养活你们。
   谢播德神父童年做游戏摆小祭台,把自己打扮成司铎面容,众人看了很惊奇。
   1941年谢神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京大修院,寒窗十载铁杵成针,各科成绩圆满。
   当时教会对晋升铎品的修士十分严格,查三代无不良表现,身体健康,五官端正,作风正派,工作认真,不贪财,不贪色。
   1937年日本侵华,八年的暴行使全国绝大部分修道院解散。
   1947年几经周旋,历尽艰辛。谢播德神父来到上海,上海教区于斌大主教祝圣晋升铎品。
                                 传教生涯,波澜壮阔 
   1948年初,首任湖北沙市本堂,开始了司铎辉煌的传教生涯。
   1950年遗反回家。大跃进初期早起晚归参加劳动,晚饭后别人都休息,谢神父又被强迫干重体力活到半夜,劳累过度,常人难忍。
    1958年大年初一被捕入狱判刑二十年,服刑保定第一监狱,监狱是改造犯人的地方,神父入狱要改造什么,又有何罪?在狱服刑的还有易县教区周善夫主教,刘淑合神父,上海金鲁贤神父,每次见面互相祈祷,时时刻刻不忘天主。
    1960年中国遭受百年不遇大饥荒,人人吃不饱,其弟当时在保定参加工作,一次赶马车去监狱送货,正见其哥谢神父在垃圾堆里寻找能吃的食物,便把自己中午唯一的两个玉米面窝头给了哥哥,主爱恩四海,兄弟有真情。弟弟的孩子们陪同母亲每年多次去探望坐监的谢神父。二十年如一日,从无间断,如此行为亲近神父的孩子们无不受打击和株连。
                     19666月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铺天盖地的席卷全国。
    人间地狱遍布有,世间天堂无处寻。神父们在狱中更是文革打击的对象,劳动之余批斗,批斗之余劳  动。学习改造,改造学习。最终没有一位神父背弃天主,抛弃信仰,反而信德更加坚强。
在工厂,因为父亲的哥哥是狱中关押的神父,长期被人歧视,同工不同酬,有话不能讲,有事不敢说,抬头做事低头做人。
    在农村母亲虽未被打成反革命,作为神父的母亲运动中在所难逃。批斗大会母亲坚强,坚守信念,从未屈服。
    孩子们表现各不一样,所以运动中受的折磨形形色色,但是坚守信仰永不背弃天主的心是一样的,那就是“人间磨难随世过,侍主尊威永世存”。
    文革中村里的积极分子多次去监狱批斗谢神父,声势浩大,反败而归。
    在谢神父的家乡,文革积极分子打着“砸黑店”旗号,把神父的家屋里翻箱倒柜,屋外锹铲镐刨,挖地三尺寻找藏起的圣书圣物。神父坐监了圣书圣物弄走了,家人不但未背弃天主,反而信德更加坚强。
    1978年大年初一谢神父服刑二十年刑满释放。60多岁已年近花甲,将多年无人看管的教友重归羊栈。迫在眉睫,福传使命重于泰山,短时间内使本堂区管辖的十几个村的教友像潮水蜂拥,速领主恩,除此之外多次骑自行车去百里之外的西部山区寻找教友,使基督福音传遍堂区内外。
    百年教堂屹立村中央,顶漏墙塌,不能使用,1988年带教友拆旧盖新,得到易县教区刘淑合神父以及清苑徐水广大教友的鼎力支持,1989年竣工教友进堂欣喜若狂人人感恩。出狱后的十几年如一日,为教会福传兢兢业业,无怨无悔,弥撒献仪款项全部上交教会,留下的是名,失去的是利。得到的是天主,抛弃的是罪恶。
    谢神父常对我说,成就大事先做小事,刻苦从小做起,想说的话少说一句,爱吃的食物少吃一口。爱看的东西少看一眼,别人抱怨你的话多听一句,夸赞你的话少听一声。小事做好了,成就大事必有根基。
    晚年多病,保定教区苏治民主教、安树新主教十分关怀,派来修士教友照顾,每月送来260元,供给生活费,体现了教会对老神父的无微不至的关怀。
最后我问谢神父你一生怎么这么多挫折,答曰:“因为贫穷天主成就了我的圣召,有天主陪伴我一生一世我是很富有的”天主给了我做补赎的机会,难道不珍贵吗?又问教会为何总有教难,答曰:“有人犯罪触犯天主戒律招来天主的义怒天主以此净化教会。
    199751日谢播德神父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刻,享年77岁,葬礼那天,在场的教内外所有人无不放声大哭,为失去这样一位杰出的好牧者流泪,为教会发展壮大,立下丰功伟绩的神父送行。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