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海外来鸿:经受苦难、内心自由的杨道公老师


2013-12-20 10:49:00 作者:陶倍玲

  耶稣会神父保禄•科蒂尼奥(Paul Coutinho, SJ)在《你的天主有多大?》(How Big is Your God?)一书中向我们阐述了信仰就是体验自己与天主之间的一层最亲密的关系,而凝视的焦点就是被钉十字架上的、与我们同在的耶稣。这位灵修大师告诉我们,如果我们真正聆听耶稣的话,愿成为祂的门徒,成为与祂一样的一位,那么,我们就要像祂一样经受苦难。耶稣的受难与被钉意味着两点:其一,这是祂与天父亲密关系的结果;其二,在行动中活出福音。
 

 “耶稣带给我们的福音是自由——这并不是免除我们痛苦、疾病、死亡的自由,而是在痛苦中、在疾病中、在死亡中去体验的自由。耶稣从来没有承诺要除去我们的病痛。祂从来没有承诺要除去我们临终的痛苦与死亡。耶稣承诺给我们的世界不能给我们平安。耶稣承诺给我们内在的自由、喜乐和幸福,没有任何人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从我们这儿拿走它们,即使在极大的痛苦、磨难、病痛和死亡中,亦如此。这就是耶稣给我们的福音,这就是我们在十字架上所看到的,这就是我们在耶稣受难中所看到的,这就是神秘家在读耶稣受难始末以及在以受难始末作祈祷时所发现的。”(摘自天主教上海教区光启社将出版的《你的天主有多大?》,第23章“在痛苦中的自由”)。
     离我们而去的杨道公哥哥以自己的一生诠释了这段话。他不仅在人生旅途中为了他牢牢凝视的耶稣基督而受尽了本不该经受的牢狱之苦,而且在晚年又经受了疾病之苦;最后,正如俞晓芳先生所说的,他所遇见的“患这种病的人都死得很快,没什么痛苦”,但杨老师却像被钉十字架的耶稣一样,经受了死亡所带来的痛苦。但“在极大的痛苦、磨难、病痛和死亡中”,他体验到了耶稣对他的承诺,并获得了任何人或任何东西都不能从他那儿夺走的“内在的自由、喜乐和幸福”;他所受的苦,也是他与天主有着亲密关系的结果!现在,他像耶稣基督一样“死而复活”,经验永恒的圣爱了。思想到这一切,在不舍得他离开的同时,也为我们在天上多了一位圣人而欣喜;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身体力行,让杨老师的嘉言懿行成为自己的楷模,努力向他学习,并能像他一样在任何处境中,一心追随耶稣基督,满怀喜乐与希望地传扬福音并享受自己内心的自由。

 

 2008年秋,一位来自澳大利亚的修女(右二)在上海探望杨老师,照片提供:陶倍玲(左一)
 

  1953年,许多基督徒已作打算准备从“火线”退下,但在这时,杨哥哥却在深思熟虑后决定上火线——皈依天主教会,而且毅然走到第一线,乃至于“审判”他的官员也不解地对他说:“你只是一个新教友,为何要如此坚持?”在他们看来他也确实没有什么“罪行”,他只不过为了帮助两位被认为是“反动的”同学买车票离开杭州而已;只要承认自己是新教友,还很幼稚就可以出去了;但是这位坚定地跟随耶稣基督的“新教友”是如此深刻地明了他所追随的耶稣基督是“道路、真理、生命”,他绝不说一个模棱两可的字。最终,他在父亲的保释下走出了监狱大门。他受了苦,但是获得了内心的自由。我几乎没有听到他谈自己受到的折磨,但却常听到他说起自己蹲的牢房曾是某某神父呆过的,他感到了神父们的伟大精神……
  之后,在文革时,他被关“牛棚”、强迫劳动;1978年,他再次因信仰被捕。他经历的苦难一定很深,但是我们知道得很少,问起他时,他一笑了之。他已经把自己所受的一切痛苦融合在被钉十字架的基督的苦中了,对他来说,虽苦犹乐。他没有夸耀自己为主吃苦,也没有怨恨恶待他的人,而只是无私奉献、助人为乐。每个人——不分男女老少都在他心上,只要听到有人需帮助,就不顾一切地伸出援手。每一个认识他的人,不论是学生、邻居,还是朋友,已作了许多见证;尽管那只是有关他事迹的冰山一角。
  人们或许会问,难道他从来没有自己的要求?杨哥哥没有物质要求,但是他有精神上的要求。他在熟读圣经之外还希望能系统地读一些神学。改革开放以后,他一直希望能到佘山修道院去进修神学,加深自己对天主与教会的认识;但无奈佘山修道院当时不能接纳普通教友学神学。1995年,当杨老师第二次到美国探亲时,他得到了到圣母大学的暑期班旁听神学的机会。之后,他常提起那次难忘而美好的神学进修经历。他觉得,即使是短期的学习,但开阔了他对天主的认识,也更加体会到我们的天主是一位满怀着爱与宽恕的天主;从而他也更能体谅处在不同环境中的人之作为,这也使他在中国教会的合一上起了很好的促进作用。
 


2013年9月 杨道公老师在陶倍玲和俞晓芳陪同下到保定东闾朝圣后合影

 
  就在他离开我们的三个月之前,他的又一心愿得到了实现。他知道姐姐的一位王姓朋友曾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受了重伤,之后,他在河北晋铎,成了传扬福音的神父。他非常希望能去看望他。“信德”的张士江神父原本就有意邀请他去参加信德文化研究所九月举办的“城市化与移民及牧民照顾”研讨会,但考虑到杨老师的身体,有些举棋不定。但在得知他还有这样一个心愿以后,就决定要帮他实现自己的心愿。张神父一方面请杨老师在咨询医生后作决定,另一方面帮他到河北去打听这位神父,知道他确实曾在那儿,但已于几年之前过世了,现在还有一位主教对他颇为了解。
  杨老师去征求医生的意见,得到他满口赞同,只是嘱咐他自己多当心,不要太累。“信德”为杨老师买了头等舱的机票,他的两位学生兼朋友陪同他一起去。杨老师在那次会议上遇见了许许多多年轻有为的神长、修女、教友,他是如此高兴地与见到的人谈话;他的记忆力是如此强,几十年之前的事,仿佛发生在昨天;他的笑声又是如此爽朗,这是由衷地发自内心的笑声。当问到他是否感到累时,他的回答是:“有一点累,但是见到这么多年轻人,我看到了教会的活力,他们是教会的希望呀,和他们在一起我也变得年轻了。我心里真的很高兴。感谢张神父的邀请,这是我一生中又一个美好的经历。”在张神父的悉心安排下,他还与主教见了面,当然这也成全了他了解王神父情况的心愿。杨哥哥永远是喜乐与感恩的人。每到一处,他就把从基督来的喜乐带给他人。
  ……
     在《你的天主有多大?》这本书中,科蒂尼奥神父向我们提问说:“你打算什么时候死?”神父自答,这问题提得很奇怪,谁能回答这问题!没有人会知道!但是神父又举了好几个例子说明很多人在他们想死的时候就死了,在我们各自的生活中,我们也或多或少经历过或听闻过这等事。我想,杨老师就是其中之一。与天主关系亲密而又精通医学的他对自己的病情一定很清楚,他不单早作准备,立下遗嘱,交代后事;并且,他知道自己去见天主的时刻到了。从河北回来后的次日,他打电话给几位想去看望他的教友,说道,如果她们有空就尽早去见他,因他不几天就要出去了。刚回家又要到哪里去?他是否与天主有约定?他是否已打算去见天主?这将是一个谜,一个无法得到证实的谜。但为这位与天主有着如此亲密关系的圣人,作这样的假设也并不为过。
 
  杨老师的音容笑貌常在眼前翩翩起舞,我仿佛又在品尝每次见他时,他为我准备的咖啡与巧克力。亲爱的杨哥哥,你已经追随你的救主走完了苦路,现在你在天上分享着三位一体的天主的永恒生命。愿你在你深爱的天主面前为我们代祷,求祂增加我们的信望爱三德,赐予我们不求脱免苦难之恩,但能像你一样享受内心真正的自由、喜乐和幸福!
 
(2013年12月14日书于芝加哥)



2013年9月,杨道公老师与自己的学生俞晓芳先生在研讨会期间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