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也说“财富蛋糕”

—— ——兼议谬舌之罪

2014-10-08 11:13:10 作者: 武汉 王正光

    主人家里宰羊,主人令仆人将最好的端上来下酒,仆人端上来的是舌头。第二天宰羊,主人令仆人将最坏的端上来,仆人端上来的还是舌头。主人问仆人是何原因,仆人回答说:“舌头既是最好的,也是最坏的。”细想仆人的话觉得十分有道理。因为舌头不仅仅有感受味觉和辅助进食的作用,舌头还是说话的重要器官。特别是作为一个领导者,开口发言是一种责任。“居其位,无其言,君子耻也。”(《礼记•杂记下》)而能针砭时弊的灵唇慧舌,就能结出一言兴邦的唇舌佳果。如此相反的赤口白舌难免有丧邦之言的唇舌苦果。
    譬如说在分“蛋糕”的问题上,就可鉴别舌头的真谬与祸福。也许经济学家们看到了分生日蛋糕的吉祥与喜乐,便将“蛋糕”一词引进经济领域,十分形象地称之为“财富蛋糕。”但是分财富蛋糕可没有分生日蛋糕那么惬意有趣。八年前国家领导人已经察觉这财富蛋糕的分配不公,并及时制定了《工资条例》,以匡救弥缝差距过大的弊端,真谓居其位而有言,谋其政而有略。岂料这如春风拂面的治国安邦的嘉谋善政,因遭到既得利益集团群僚烦嚣的舌剑唇枪而束之高阁,不能落地生根,自然也就无法开花结果。这期间竟有人摇唇鼓舌,说什么不能限高,只能让贫穷者赶上富豪,其办法就是把财富蛋糕做得足够大。这显然是一条似是而实非的唇舌谬论。诚然,没有蛋糕就谈不上分蛋糕,蛋糕愈大分得愈多;两相竞技,后来居上者也不乏其人其事,似乎颇有道理。但这个道理的对与错,还要由实际情况裁定。
    首先“不限高”的鼓吹者,实际上是在策划一场现代版“龟兔赛跑”的恶作剧。伊索笔下的乌龟之所以赶过了兔子,他的前提是那只兔子贪得“有”厌,还有知足常乐的品德。望着自身条件很差,又远远抛在自己身后的可怜的乌龟,这只兔子不仅可以放慢前行的脚步,而且还能停下来放松筋骨,心满意足地躺卧一下,显然有主动地缩小那过大差距的悲悯之情。而今天的既得利益集团,他们兴奋地贪婪和贪婪地兴奋,狂心不歇地明抢暗夺!在这种贪得无厌的狂态之下,让已经遥不可及的弱势群体赶上手眼通天的权贵们,岂不是白日做梦!对知识界而言,首先要做到的是“上主赐给我们一个受教的舌,叫我会用言语援助疲倦的人们。”(依50?4)而且“要替不能说话的人发言,要捍卫孤苦无依者的利益,开口要为他们辩护,为他们伸张正义,维护困顿穷人的利益”,(箴31:8~9)让阳光照进这充满暗道机关的分配领域,这才是知识界的永志不忘的要务。岂能眼望着生活愈来愈逼仄的弱势群体挣扎在社会的边缘,为找工作而愁眉深锁,甚至为讨要自己的血汗钱而受到种种刁难和迫害,甚至被砍断手指,……却视而不见疲倦不堪的他们,反而“弯起像弓的舌头,使在地上得势的”,(耶9:2)显得极不正常。殊知这种“不正常”的本身就是一种罪过!
    罪,在希伯来语,意为反叛、犯错、冒犯、道德邪恶和不正常等等。把“不正常”认定为罪,也许正是窥察到这不正常的舌头里包藏着奸邪的“故意”!另外,“罪”无认从旧约圣经的希伯来语,或者新约圣经的希腊语而言,在圣经中的意思是“‘射箭’未中目标”,或“未中标记”。借用保罗宗徒的话说,之所以“所有的人都犯了罪,”原因在于人都“亏欠”了天主对人要求的目标,从而失去了“天主的光荣”。(参罗3:24)这种亏欠就是箭不中靶,或未达目标的意识。作为知识分子本该是绝大多数人的代言人,而他们不仅没有去“援助”劳苦大众,反而用常识以下的错误让他们去缘木求鱼。他们的行为与他们的知识分子的“标记”多么不相称,相隔应达的“目标”距离又何其大!这是其一;其二是做大了蛋糕,就可缩小贫富差距“目标”的夸口,经过八年之久的实践结果是,中国的蛋糕之大已达到世界第二,而贫富差距不仅没有缩小,反而将差距扩大到了天差地别的云泥之遙。人社部劳动工资研究所日前发布的2011年《中国薪酬发展报告》透露,“高管”年薪已经达到当年全国企业在岗职工平均工资的2000多倍,是农民工的4000多倍。(转引自报刊文摘2012年10月24日头版头条《收入鸿沟需正视》,原载2011年12月18日《京华时报》)弱势群体们忍辱负重辛辛苦苦做了八年蛋糕,结果使富豪的蛋糕以惊心动魄的速度增长,他们自己应得的蛋糕不仅没有增加反而在缩小,这简直比夸父追日还苦,比飞轮上奔跑的小白鼠还惨!相比之下,上世纪80年代低收入和富人的收入差距,日本只有1:43、美国只有1:71。罪的大小轻重应由射出的“箭”的实际着落之“地”,与 “靶”之间的差距来作为衡量标准。无疑差距偏离的愈大则罪恶愈大。而那只射出的舌“箭”和要达到的目标简直是南辕北辙。此时此刻鼓吹不限高的那条乱跳的舌头播下的谬种歪瓜,罪孽何其深重!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正常情况下的龟兔赛跑,乌龟无论如何也跑不赢兔子,这是因为它们能力的差别所至,按劳付酬的原则决定龟兔之间的酬金自然是兔多龟少。这是应该的,也是合理的。而今天,占绝大多数的普通劳动者与既得利益集团的巨大鸿沟的形成,并非是行业以及个人竞争力强弱所决定,而是资源占有的多寡在起作用。而且还要特别指出的是,垄断行业和国营企业的过高收入,属于对全民资源的自行处置。所谓“自行处置”,说白了就是 “监守自盗”。由此可见他们并非通过正常的劳动之“门”和德、才、学、识的能力进入管理的殿堂的,但是“凡不由门进入羊栈,”靠搞歪门邪道甚至犯罪的手段“而由别处爬进去的,便是贼,是强盗。……贼来无非是为偷窃、杀害、毁灭”。(若10:1、10)事情正是如此,有良心的经济学家们直言无讳地指出:“现在中国问题不是做蛋糕、或分蛋糕问题,是有人要抢蛋糕”!就在这关键时刻,温家宝总理多次大声疾呼:“公平和正义比太阳还可贵!”“贵”在何处呢?一千多年前的圣奥斯丁一语破的:“权利一旦失去了公正,就是一群匪帮。”匪帮抢劫的特点是:不管蛋糕做多大,洗劫一空犹嫌不足;豪车华厦多多,腰缠万贯垒垒,还总嫌太少。然而,既得利益集团与匪帮所不同的是,匪帮今天抢这个镇,明天劫那个寨,被劫者的对象的不确定性,使他们尚有喘息的机会。而既得利益集团所掠夺的对象是人民大众,这个弱势群体是被掠夺的固定不变的对象,赤贫者又那里能经得起年年抢、月月抢、天天抢呢!所以多少年来,他们总是沦为孤立无援赤贫如洗的状态!他们这些做蛋糕的人的报酬,最后似乎不是在分蛋糕,而是在捡食弃置不要的蛋糕渣,就象在挥镰收割稻谷的队伍后面的那些可怜的拾稻穗的人。事情往往就是这样,传播谬种的赤唇毒舌已腰缠万贯,宣讲真理的灵唇慧舌却在沿门乞讨。按理说学者专家应成为与真理合作的人,他们应“像光明在暗处向义人照耀”。(参咏112:1~6)而一些衰邦之舌却在保护扩大这阴死之地,并在这阴暗晦涩里牟利!
    如今,公平正义的曙光初上,这东方的黎明竟姗姗来迟达八年之久,居然是一个艰苦卓绝流血牺牲的抗日战争的年头!众所周知的是,打仗必然要死人;众所不知的是“恶人的言谈,是流血的陷阱。”(箴12:5~6)比阳光还可贵的公平和正义居然迟到了八年之久,也就是对既得利益者们的贪得无厌的鲸吞虎噬放纵了八年。被欲望统治的幸福腐败了他们。为满足感官的刺激,他们纵情于声色犬马,对低级趣味的追逐毁坏着他们的热情,膨胀着他们的贪婪,提高了他们的味口,成日价云山雾罩飘飘渺渺,陶醉于那种海市蜃楼般的生活,沉沦着他们的德性,消弭着他们的灵魂,弄得“他们在罪恶的放荡中,才有欢笑。”(德27:14)……他们对幸福的这种无限追逐和享受,其实就是在追逐亡死。“谁用别人的钱财,建筑自已的房屋,就如同堆积石头,为自己修盖坟墓”!    特别是 “一切邪恶好似双刃的利剑”(德21:4、9)他们在糟蹋自己的同时也在毁灭着别人。由于他们的过度消费而使许许多多的人失去了日用粮。一个人对贫穷和苦难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在挣扎—努力—绝望;再挣扎—再努力—再绝望的布满坎坷的人生路上,人心是颠扑可“破”的。因为“忧郁使人消沉”,“希望迟不兑现,令人心神烦恼。”(箴12:25,13:12)那些九泉之下因贫病交迫吞恨而亡,因分配不公而怨入骨髓的冤魂野鬼姑且勿论,如今因无路可走,双手按住刀口,弃正走邪铤而走险的人谁又能数得清!这又是另一类丧亡灵魂的人。而且腐败和贫困均有极为糟糕的遗传基因,这种基因正在腐蚀、毒害和扭曲着“官二代”、“富二代”和“穷二代”的魂灵,他们的冷酷、残暴、骄横和思想的极端又将酿出多少伤亡!如今的派出所阵容之庞大,和医院、药店的快速而又持续增长就是最好的明证!试问,从肉体到精神弄得全民皆病,又岂能让蛋糕持续增长?!
    祸因恶积,殊知 “死去的义人,是判定活着而不虔敬的人有罪;夭折的青年完人,是判定高寿而不义的老年人有罪。”(智4:16)因为是手握重权的他们构筑的黑暗吞噬了他们。“欺诈的唇舌,为上主所深恶。”因此“人必饱尝自己口舌的果实,必按自己的行为获得报应。”(箴12:14、22)。罪,本来的字形是“辠”,从辛,从自,是个会意字,即作恶犯法的罪人有“鼻苦辛之忧”。鼻,即指自己。生活中不乏以指自己的鼻子表示“我”的动作。在秦代,发现“辠”字与皇帝的“皇”相似,这才将“辠”写成罪。《说文解字》解释说“罪,捕鱼竹网。”就是说人犯罪就如鱼进了网,无法脱逃的天罗地网!
    义人思念公正。最近,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警告说:“现在,那些分到了较大‘蛋糕’的群体应该意思到,‘蛋糕’的分配特权不可持续,否则已经分到的‘蛋糕’也可能失去。在将来‘蛋糕’分配的问题上,必须要做出让步。”(《新京报》11月25日社论)当厄之施,甘于时雨。这浸透着爱的语言最感人肺腑。但是那些本皆有“苦辛之忧”的舌灿莲花们,不久前还将这种分配不公说成是改革的“成果”,还在狂奴故态的跃动舌头,放出要 “保卫改革成果”的狠话。真乃伤心之舌,毒若阴兵。其实就是在妄图为鯨呑国家财产的行为寻找合理化的借口,是仍想抓住超控蛋糕的分配特权不松手,继续将绝大多数人的生命委屈于他们自己的意志之下;只是可惜这赤口白舌恰恰把话说反了,因为“两极分化”并不是改革成果,他们竟然忘了“如果导致两极分化,改革就祘失败了”(邓小平《改革是中国发展生产力的必由之路》)的晨钟暮鼓般的警示。如今将分蛋糕问题提到议事日程,正是为了保护改革成果!利益决定他们可能会沦为改革的阻力,并视主持公道的义人和“弱势”经济学家为眼中钉,意欲拔除而后快。这是古往今来的既得利益者们对待改革的共同的阴暗心理。此刻我仿佛听到了这样的咬牙切齿之声:“我们要陷害义人,因为他太令我们讨厌,反对我们的作为,指责我们违犯法律,控诉我们品行不检……自充我们思想的裁判员”。对他们要“用耻辱和酷刑”,或栽赃问罪撤他们的职,甚至“判他受可耻的死刑。……”(参智2:10~20)多少年来,此类恶人恶事我们见的还少吗!?总之“鞭打存青痕,舌击碎人骨。剑剌死的人虽多,还不如舌害死的人多。”(德28:21~22)
但是人们深爱和谐社会,不希望因蛋糕分配不公而闹得鱼死网破,重演历史的悲剧。因为各种各样的革命所带来的后遗症太大而令人厌恶,革命不如改良。改革就是不通过尸横片野,血雨腥风来实现正义与公平。为此,在这里我们只好虔诚而清醒地祈祷,愿上主赐给既得利益群体行善积德的力量,让他们淡化人生短暂的尘世旅途,乐于寻求天上的幸福,自愿、自律而又明智地放弃“蛋糕”特权的不义之举,牢记 “打翻在地,踏上一只脚”的暴力破解的历史教训;愿天主转化知识界里的附庸者的心智,让他们挣脱罪恶的控制,善用自己知识的唇舌阐发真理, “摒绝口舌的欺诈,远避唇舌的乖谬。……你断不可左倾右依,”(箴4∶24~27)看权贵的脸色行事,尤其要明白“用诡诈之舌求财的,就是自己取死。所得之财,乃是吹来吹去的浮云”(箴21:6)一样不可靠;愿上主宽仁大度,那些因贫困而失足的人们,以祢的慈悲恢复他们因罪恶而失掉的恩宠。并能救援他们各得其所地找到适合的自己的饭碗;那搅动海洋使浪涛澎湃的天主,愿按照祢所说的话去保护义人们不受迫害:“我把我的话放在你口中,将你掩护在我的手荫之下。”“正义要作为万民的光明。”(依51:4、16)让时代大贤引领社会有效地突破专制制度这个中国的千年顽症,和走出达百年之久的悲剧似的冲锋陷阵,却仍徘徊不前的历史怪圈,从而真正走向民主自由的新时代!让因“蛋糕”分配不公的邪恶永不再发生,让血流漂杵的暴力永远消弭于无痕。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