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张主教传递的消息带给我的思考


2014-12-19 13:42:54

    11月中旬某下午,手机开机后,从短信的全时通提醒中,看到一个济南号码曾给我打过电话,而且一打打了数个。此号码似曾相识,瞬间想起是张主教的号码。
    给主教回过去,我说了声主教好,他说:“今天上午我去莱钢了,前几天我也看到你写的新闻报道了,今天看了看你们租赁的地方,但我太忙,就在那十来分钟就离开了,你觉得那个地方怎样?”主教说的那篇新闻报道是于11月3日“信德”刊登的我的新闻——莱钢天主教新聚会所于11月起使用(详见信德网http://www.xinde.org/news/29732.html)。我回答说:“这个地方算是一个中间地带,离一些教友远了,但离另一些教友近了,要想统筹兼顾所有人也不现实。”
    主教又说:“这个我明白,不过神父在那里没有个地方住,要是有地方住就更好了。你离那里有多远呢?”
    我说:“约五十里路。”
    主教说:“这么远呀!我想你有时间多去那里跑跑,去协助丁神父的工作,没想到你离那边这么远。”
    主教让我协助神父,这是第二次了。第一次是某次在济南主教府,主教神父们留我吃饭,席间,主教对我说:“你在莱芜多多配合刘神父丁神父。”我当时说:“只要有时间,只要我能做的,我一定会配合。”然而,蓦然回首,每想到这些年来在福传上做的微乎其微,总是禁不住汗颜。
    听主教感慨后,我说:“远点不要紧,只要我有时间,对我有需要,我一定会过去的。非常感谢您对莱钢的关心。”
主教说:“这个是我应该的本分,没什么值得感谢的。”
    通话结束后,我禁不住思考,我实在想不到我的一篇普通的新闻稿件会引起主教的重视,而过段时间后的一个事情更让我惶恐不安。
    将临期第二主日,我来到聚会所,丁神父掏出一个信封,对我说:“这里面是2000元钱,是济南一个女教友捐献的,是我去济南的时候,主教交给我的,主教说那个女教友从网上看到你的新闻报道,然后希望捐钱给咱们,就交给主教了。”
    我惊喜的说:“是吗?那太感谢这女教友了,咱们需要弄炉子,您以后还说要建什么展览,这都需要资金,现在有人雪中送炭了。”
    那天晚上,我在空间发布了一个“说说”:“有一位济南的女教友给莱钢天主教会捐献了2000元,用于支援当地的教务发展,虽然她不认识这边的教友,尽管这边的教友也不知道她是谁,但这种奉献精神让人感动,对这位有奉献精神的姐妹表示感谢。”
    当然,激动之余我更觉恐慌,这个捐款竟然缘于我写的新闻报道,令我再次吃惊,原来我无形中竟然促进了这样一个奉献的事件,我为能成为天主的工具而受宠若惊,但更多的却是思考“网络的力量”。网络的力量让人吃惊,我很多时候写过一些东西,但事后不仔细查看甚至都忘记写了什么,但网络力量大的让别人能记住这些,正如我不知道我的这篇新闻竟然被一个奉献的女教友关注而做了一个好事。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而文字也如此,既能载舟亦能覆舟。文字若能光荣天主,便会发出炽热的光芒,但处理不谨慎,会影响到他人信德。
    这个事件带给我的虽然有自豪,但更多是忧伤。因为深感网络力量的强大,便禁不住思考,以前写过的一些文字或许在一定程度上给他人带去困扰,给他人带去伤害,也无形中给处理问题的人带去压力。
    大约2013年伊始,流行一个词语,叫“正能量”。文字也是如此,应该充满正能量,充满天主圣神的光芒,给人带去新生和力量,让沉睡的人警醒,让冷淡的人热泪盈眶……
    有位女性朋友曾对我坦言,说:“你是公众人物,所以说话和写东西该慎之又慎。”然而,我只是一个小人物而已,不过,说话和写东西该慎之又慎是应该要做的,此乃每一个基督徒的功课。是以,愿以卑微之手借上主恩赐,书写一些赞美上主的飘逸的文字,给这个败坏的时代带去荧荧之火,让那些坐在黑暗中的人们看到浩光(玛4:16)。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