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幸福婚姻的秘诀


2020-07-12 17:51:52 作者:孔喜慎

前言:

      提起“夫妇恳谈周末”为许多人来说已不陌生。它让好的婚姻更棒,不和谐的夫妻关系重修旧好,濒临破碎的家庭破镜重圆。真可谓是天主恩赐教会的一份礼物。以下是不同情况的三对夫妇参加“夫妇恳谈周末”前后的重大改变。

                                                       弥子伟与周秀茹夫妇

       2012年,弥子伟与周秀茹夫妇通过教友邀请参加了献县第一届“夫妇恳谈周末”,当时二人对“夫妇恳谈”一无所知,想一探究竟,从中学习。同时也抱有一种将来为大家服务的态度(当时他们夫妻二人是教区“家庭委员会”成员)。但弥子伟因单位有事,二人只能提前抱憾离去。

弥子伟与周秀茹夫妇(右一和右二)

     2014年国庆节期间教区举办第6期夫妇恳谈周末,夫妻俩终于又有了机会。当时他们夫妻关系不错,没有大吵大闹,家庭没有波澜起伏,生活平平稳稳。但通过学习,他们发现,任何一个婚姻都有提升的空间,都有成长的地方。周秀茹说:“夫妇恳谈的宗旨就是使好的婚姻更棒。以前总觉得我俩很恩爱,无大冲突,爱情恒温,生活按部就班。以前沟通就是说事儿,不懂得感情沟通。通过‘写情书’环节,我才发现与丈夫有了更深的交流和更有效的沟通,彼此真正地挖掘到了内心深处的东西和深藏不露的感情,找回了初恋时的幸福甜蜜。”弥子伟说:“透过一封封情书,让我俩的关系划向了深处,更深地认识了彼此,两颗心贴得更近了。”

      之后的生活中,夫妻二人告别了平淡如水的日子,学会了用情书、肢体语言表达情感,例如:有意识的一个拥抱、一个吻、一声关怀、一个令人惊喜的小礼物等,这些成了夫妻关系的调味剂,滋养了爱情,为每日的单调生活增添了色彩,带来了情趣。弥子伟说:“以前,我去上班,一推门就走了,回家后也毫无表情,就是在一起平静地过日子而已,谈不上爱情。现在我上班前,与妻子告个别,下班回来后,先给妻子一个微笑,或者一个拥抱,这让我们的夫妻关系有了提升,让平淡的生活有了爱情的滋润,感觉现在比恋爱时更好,更有滋味。恋爱时可能是受对方的美貌、身体以及其他方面的吸引。日久天长,这些东西已不具吸引力。现在是心与心的交流,碰触更深,感受更美,情感弥坚。这才是正确且理智地经营婚姻的方式,以前根本不懂得经营婚姻。”的确,天主创造婚姻的目的不是让两人搭伙过日子,而是夫妻相亲相爱,幸福美满。然而,这样的理想婚姻是需要夫妻双方用“心”,用“爱”去经营的。

      在“重发婚姻誓愿”环节,周秀茹感触颇深。当初她与丈夫举行婚配礼仪时,只是觉得这是结婚之前必须走的程序,并未体会到婚配圣事的神圣。但在夫妇恳谈周末中重发婚姻誓愿时她特别激动,她感慨到:“当读婚姻誓词时,不再是无意识地念一些死文字,而是用心向天主发誓,向丈夫许诺,这时我才有了婚配圣事的神圣感觉,才有了一种向天主和丈夫交付终身的触动,以及自己对丈夫的责任。很多人在这个环节都感动得泪流满面,我也不例外。”

       2018年1月,弥子伟与周秀茹被选为教区“夫妇恳谈会”主席夫妇。同时他们也是全国十对“夫妇恳谈辅导夫妇”之一。

      任职期间,他们走过的每一步路都洒满汗水,充满挑战,同时也硕果累累。弥子伟工作繁忙,惜时如金。而周秀茹有时因为丈夫抽不出时间而心急如焚,因为担任主席夫妇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周秀茹在堂口也担任多个角色,如:带领歌咏团、主日学老师、每周四外出福传等。当教堂事务与夫妇恳谈的工作冲突时,她会很纠结,同时都做会做不好。周秀茹说:“我很热衷于服务教会,我不求尽善尽美,但求尽心尽力。我的心思和大部分时间几乎都用在教会服务上。”为了把夫妇恳谈做得更好,如今,周秀茹辞掉了堂口的一些工作。

      当今时代,教友们的离婚率呈上升趋势,但是一些濒临破碎的家庭参加了夫妇恳谈之后,和好如初,破镜重圆,周秀茹说:“看到这些夫妇们脸上重现笑容时,一对对即将离婚的夫妇重归于好时,付出再多,也觉得值了。”

      服务“夫妇恳谈”也是弥子伟的渴望,他愿意让更多的婚姻家庭彰显主爱,幸福生活。他说:“对于我来说,服务夫妇恳谈最大的挑战就是‘时间’,但是,为了更多家庭的幸福,我愿牺牲一切,陪着妻子一起把夫妇恳谈尽量做好。天主让我们夫妻俩恩恩爱爱,我也愿把这份恩爱分享出去,让更多的人获益。”

      祈愿天主的恩宠让更多的家庭在“夫妇恳谈会”的学习中沐浴主恩,爱情升温,见证福音!


                                                          任江峰与王俊琴夫妇 

        任江峰与妻子王俊琴自由恋爱8年之后结为夫妻。起初,俊琴父母坚决不同意他俩在一起,再加上社会的压力,使他们的恋爱之路走得异常艰辛。然而二人经过了风雨的洗礼后,情比金坚,用真爱打动了双方父母。2004年,他们终于携手步入了婚姻殿堂。

任江峰与王俊琴夫妇(右一和右二)

      任江峰与妻子结婚时家境贫困,债台高筑。婚后育有两儿一女,妻子在家带孩子,任江峰在外打拼,日子虽然辛苦,但一切安好。后来考虑到孩子们的上学问题,一家人搬到了太原市定居,不久任江峰也有了自己的事业,而且一帆风顺,蒸蒸日上。紧接着,楼房豪车应有尽有,一两百万的车都换了好几辆,还买了一个300多万的商铺,一年收租金40多万元。任江峰说:“当时我想,将来我的孙子都不用为钱发愁了。但那时的我,挣钱越多,欲望越大,正所谓欲壑难填。当时我的几个朋友都是亿万富翁,我的目标也是奔亿。这时我的眼里根本没有天主,信仰几乎是零。认为这一切全是凭我自己的能力所获,自我膨胀了。”那时任江峰开始接触上层人士,或者社会上的一些土豪。与此同时他也沾染了很多恶习,例如:赌博,去歌厅,有时夜不归宿,对妻子、孩子以及家庭的情感逐渐淡化,更谈不上关怀照顾了,心,已经飞出了这个家,婚姻陷入了危机。

      古人云:“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然而任江峰飞黄腾达后,总是跟坏人比较。他说:“在犯罪时,在做坏事的时候,我就与那些不如我的人去比较,每次我与妻子吵架就会对她说:‘比起那些人来,我好着呢。’一走进那个‘圈子’我就麻木了,生活糜烂。同时也怀着一种侥幸心理——天主是仁慈的,当我老年或临终时,办个告解完事,天主还能不赦我啊?”他这样的生活,这样的态度,让妻子痛不欲生,使家庭濒临毁灭。

      2011年,32岁的任江峰当上了4000多村民的村长。任江峰不仅有钱,交际也广,村民们遇事都会找他帮忙。凡遇求助者,他概不拒绝,很多时候他自己贴钱,尽全力给人家把事情办妥。任期间还为村民们建了居民小区,确实为家乡办了很多好事,带来了很大福利。他说:“这时的我,虽然信仰淡泊,但信仰的根却没有烂掉。做这一切,其中也有信仰带给我的动力。”

      然而好景不长,任江峰遇到了一个突发事件,瞬间让他跌落地狱,由土豪变为负债累累,曾经的楼房豪车全都没了。他说:“当时我自己也想不通,我那么多钱,怎么这么快就没了呢?就如同圣经上的约伯,一夜之间,所有财富化为乌有。”后来他又面临许多官司,并被当作牺牲品在看守所关了一个多月。

      出来后,单信用卡一项就欠了200多万元。当时如果还不清债务,妻子会被判无期或死缓(因为信用卡欠款在王俊琴的名下为多)。任江峰说:“当时的日子根本就没法过了,妻子随时都有被抓进去的可能。凭她的身体状况,一旦进去,一定不会活着出来。”

      人的尽头,是神的开头,在任江峰万念俱灰之时,天主的恩宠临到了他身上,他说:“这时我特别懊悔自己有钱时的‘膨胀’,信仰开始在我心中萌动。我这才意识到,之前所有的一切全是天主所赐,凭我自己一无所能,是天主掌握着我的命运,当我不善用时,天主就要收回去了。同时我也深刻反省自己的生活,这也是我的神父哥哥常常提醒我的。我感觉愧对天主,对不起我的家人、妻子和三个孩子,我把他们都毁了。”

      在此情形之下,王俊琴突然有一天邀请任江峰跟她一起去参加一个教会的学习,没想到,他很痛快地答应了。但他并不知道是参加“夫妇恳谈周末”。他说:“当时我想,日子过到这种地步,我再没有任何反对她的理由,感觉很愧对她,她让我干什么尽量满足她,陪伴她。没想到,这个‘夫妇恳谈’竟让我的人生扭转了乾坤。”

      在学习中,一对夫妇分享说:“婚姻是我们与天主定的一个盟约,它不是合约。”这句话让任江峰深有感触,他说:“以前我有过离婚的想法。这句话惊醒了我——既然我们分不开,我又何必这样伤害她呢?终究我要跟她过一辈子。”另外一对夫妇的分享更让他幡然醒悟。他们说:“天主给了每一个人自由意志,我们的每一个选择都是自由的,天主不会替我们做选择,婚姻的幸福需要我们自己去争取。”“我应该去做一个正确的选择,去争取自己的幸福。”任江峰说。最让任江峰受触动的是一位丈夫坦诚地分享了自己的婚外恋以及给爱人造成的伤害,他说:“他能在台上当众把自己如此赤裸裸地打开,如此开放地面对我们,我想这就是信仰的力量,这就是教会给予社会的正能量。自此,信仰在我的生命中活了起来。”

      在“死亡情书”环节,任江峰做了一个深刻反省,他说:“当我面对死亡时,一切都不是事儿了,一切都无所谓了。”

      在“情书对话”里,任江峰把平时不敢说的,包括性的问题,和一些羞于启齿的事情,都坦诚地与妻子进行了交流、沟通,收获良多。

     “夫妇恳谈周末”之后的“恩爱圈”也让任江峰受益匪浅。虽然参加了学习,但不是消除了所有问题,以后冲突重现时,他学会了用写情书的方式沟通,但时间一长很容易忘记,而且,吵架厉害时也会干脆不写了。每次遇到这种情形时,下一个月的“恩爱圈”又到了,大家聚在一起,真诚分享,互相学习,彼此促进,神父也给他们推荐一些圣书。这些让他们再一次认识到了自己的缺点,有了重新经营婚姻的力量。别人分享的经历也给了他们很大的帮助。这就是团体的好处,这就是“恩爱圈”的效果。任江峰说:“‘恩爱圈’的聚会,渐渐地把我引上了信仰层面。”

      现在的任江峰已经淡泊名利,热衷信仰,学会了换位思考,学会了感同身受,通过感受对方的感受,对她就有了一份了解,有了了解就很容易去理解,理解之后就会接纳。

      感恩天主的恩宠眷顾,愿基督之爱继续陪伴他们生活的每一天,引领他们在世作光作盐,为主传播福音,让更多的家庭通过“夫妇恳谈”,幸福更上一层楼。

     王俊琴与丈夫任江峰8年恋爱过程中的风风雨雨,坎坎坷坷让她刻骨铭心。结婚时几乎是零彩礼,当时由于男方经济拮据,俊琴的母亲跟男方只要了一辆摩托车,为的是方便俊琴常回家看看。王俊琴说:“当时我想,经历了如此磨砺的爱情,以后一定能经得住任何考验了,好日子开始了。”然而“理想丰满,现实骨感”。结婚几年之后,“好日子”被“现实”击了个粉碎,婚前的海誓山盟化作了一缕轻烟。

     随着王俊琴全家搬迁到太原市,很快有了自己的事业,家庭状况好转,王俊琴说:“我想,如今事业有成,安居乐业,苦尽甘来了。”然而,事实并非如其所愿。王俊琴一人在家带三个孩子,真的身心俱疲。丈夫在外打理生意,应酬也多了,对家庭的照顾和关心几乎没有了,且有了夜不归宿的现象。有一次,几岁大的小儿子夜间突然患病,丈夫不在家,她急忙背起孩子直奔医院。漆黑的夜里,一弱女子吃力地背着儿子,飞奔在夜色里。那时她的孤独、凄凉、恐慌和无助有口难述。

      夫妻俩的婚姻一团糟。这时丈夫总是把王俊琴跟别人去比较。王俊琴说:“丈夫总是跟我说:‘看看人家谁谁怎么样,再看看你!’他不仅不体谅我一个人带三个孩子的辛苦,更多的是拿我和别人的妻子去比较,指责我,埋怨我,让我苦不堪言。我对他说:‘当时我在那么艰难的情况下嫁给了你,全天下的人可以负我,唯独你不可负我。’没有了丈夫的体贴和爱,王俊琴变成了一个怨妇,丈夫的话听不进去,并与之对着干。

      接下来的生活,吵架成了家常便饭,冷战使家庭氛围冷如冰窖,痛苦成了夫妻关系的主色调。她把希望完全寄托在了三个孩子身上。她说:“我是出身老教友家庭,对于‘离婚’二字想都不敢想,无论怎样,为了孩子们凑合着过吧!对幸福婚姻的理想已经破灭。”

      后来,王俊琴的一位朋友,通过参加夫妇恳谈,夫妻关系大有改变,使她也动了心。她说:“我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换来的婚姻,不甘心就这么毁掉。于是我抱着试试的态度,靠着天主的恩宠给我自己一个机会,也给我的婚姻一个机会。”当王俊琴跟丈夫谈及此事时,出乎意料,他竟然爽快地答应了。王俊琴诧异地说:“以前无论什么学习,他都不会去。”

      学习中,王俊琴听到其中的一对分享夫妇分享的经历跟她所经历的特别一样。看他们在台上喜乐的样子,王俊琴重燃婚姻希望。她说:“看到他们的转变,当时我想,我的婚姻有救了,他们能走出来,我们也能。”同时,另外一对夫妇分享的一些婚姻画面使她深受感动,于是她从心底里做出了一个宽恕和再爱一次的决定。

      在“死亡情书”环节,王俊琴想起了自己夜间背着儿子跑往医院的事,她说:“在死亡面前,我真的什么都能放下。丈夫再不好,如果他在家,孩子患病,第一个冲过来的一定是他。所以我问自己,是选择他的死亡呢?还是选择现在的他呢?答案很清楚,我一定会选择现在的他。”

      最让俊琴感动的是“情书对话”环节,她说:“我们几乎每次都是含泪读下来的。”在一封封情书里,王俊琴第一次把自己赤裸裸地抛给丈夫,以前不好意思说的,不敢说的,不敢面对的事,包括异性问题,在那次“冒险”对话中跟丈夫和盘托出。没想到丈夫回过来的情书让她非常满意,很是舒服。她说:“在他的回应中,我感受到了一种被理解,感觉他还是爱我的,而且他也想改变自己。这是我多年来第一次感受夫妻关系的轻松愉快。”

      通过参加“夫妇恳谈周末”,王俊琴不仅重新认识并理解了丈夫,也意识到了自己的缺点,以前她总生活在恨和抱怨中,没有理智地经营婚姻,遇到事情没有一个易地而处的人生观,总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上去看问题,而没有站在丈夫的角度上去理解他,欠缺沟通。遇事总是维护自己的想法,各讲各的理。其实,“家是讲爱的地方,而不是讲理的地方”。当王俊琴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时,她的行为也开始转变,降到冰点的爱情开始升温,更重要的是信仰的回归。以后生活中再遇到问题时他们也有了智慧的处理方式。

      以前任江峰平时根本不进堂不祈祷,主日天也是王俊琴硬拉着他去,他才有可能去。如果有人请他去吃饭,马上就会放弃主日弥撒。现在他们俩经常在教会里服务,主日弥撒从不缺席,每天全家人一起祈祷。再遇到问题时,很短的时间内用沟通或写情书的方式很快解决。有时夫妻二人也会各自去做一个自省神工,找自己的问题,而不再是一味地指责对方。最让王俊琴欣慰的是,他们夫妻的和好,带来了三个孩子的改变。以前夫妻俩每次吵架时,三个孩子就会吓得悄悄地躲起来,这样的环境让孩子们从小内向,不爱说话,甚至大女儿到了青春期时还经常给妈妈写纸条——“妈妈,我爸怎么样……”跟妈妈沟通竟然也用纸条的方式,王俊琴看了特别难受。然而自从他们夫妻俩关系改变后,三个孩子也呈现出了童年活泼快乐的天性,更学会了表达自己,也经常跟爸妈分享生活,还经常与他们开玩笑,有时也会给爸妈一个拥抱。

     夫妻的改变带来了全家人的幸福,愿天下所有父母意识到自己对家庭和对孩子的责任。用理智经营婚姻,用信仰规划生活。


                                                       岳华峰与王贵清夫妇 

王贵清出生于山西长治老教友家庭,1995年她与丈夫岳华峰在去汉口上学的火车上相识。二人可谓一见钟情,经过三年的交往,确定关系后相许终生,结为夫妻。

岳华峰与王贵清夫妇(右一和右二)

      王贵清是一个敢说敢干的人,在遇到岳华峰之前,曾经想做修女,经过一段时间的分辨,最终选择了婚姻。岳华峰出生教外家庭,认识王贵清后领洗进教。王贵清不慕荣华,不贪富贵,只求二人真心相爱,打造一个幸福之家,她说:“我对丈夫要求并不高,我相信,只要有一双手,该有的都会有。”王贵清由于没做成修女,对天主总有一种愧疚感。所以,当年在榆次主教府婚配时,她向天主许诺,把华峰领入教会,一起侍奉天主。

      然而,不是每一个理想都有腾飞的翅膀,不是每一个愿望都能很快如愿以偿。王贵清告诉笔者:“婚后,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实在太大了,很多方面我都接受不了他,例如:他脾气特别大,嗓门也高,说话就像吵架。由于风俗习惯不同,遇到事情我俩总是意见不一。”不仅如此,王贵清与丈夫结婚时也给她留下了难以融化的心头冰冻。当时男方家境贫困,但王贵清看重的是“爱”,对此毫不在乎,彩礼方面,对男方无任何要求,看着给就行了。当时婆婆许给王贵清一万五千元,然后包买各种家具。但是婚礼结束第四天,婚房里的家具全部撤光,婆婆告诉她,这些家具都是借的岳华峰姑父家的。”“闻听此言,我非常震惊,心好像被刺了一刀。”王贵清说。婆婆许给她一万五的彩礼,没想到婆婆竟让岳华峰从王贵清的母亲那儿借了五千块钱给了王贵清。他们是教外家庭,王贵清不跟他们计较这些,但却深深地刺痛了她。她说:“婆婆给我再大的伤害,我不会记恨她,但每次看到别人结婚时的场面,这些伤害就会在我的生命中重演。”女人最亲近的人就是自己的丈夫,王贵清最在乎的也是自己的丈夫。遇此情况,她自然会与丈夫倾诉,以期获得安慰。但岳华峰是所谓的“孝子”,父母的话言听计从。为了母亲和自己的面子,从不让她提及此事。有一次全家人正在吃饭,王贵清对丈夫说:“你看人家今天结婚的……”岳华峰立时火冒三丈,一下子把桌上的饭菜全部推翻。王贵清的婚姻理想与生活现实拉大了距离。

      婚后,王贵清与丈夫育有一儿一女,日子过得相当艰苦。王贵清上学时的衣服都拿出来穿了好几年。有一次,王贵清遇商场衣服搞活动,有件上衣只要80元,她狠了狠心买下了。那正是个夏天,全家人正吃饭时,她的丈夫一把抓起她身上的这件衣服,猛地一下,从上到下撕成了两半,同时也把王贵清的心撕碎了。王贵清说:“难道这是天主在惩罚我吗?她不停地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竟是如此痛苦的生活?”

      最让王贵清受不了的是丈夫的打麻将。当年王贵清怀孕期间,他们在一个大院子里租房住。夜深时,丈夫不顾胆小的她是否安全,经常很晚回家。王贵清说:“我打电话给他,开始时还接,在电话里骂我几句,然后继续玩。我再打,就不接了,如果还接着打,他就干脆关机。”孩子出生后依然如此,有一次,气得王贵清抱着5个多月的孩子自己出去住旅馆,准备第二天回娘家。她对婚姻已经绝望了,这时她离天主也很遥远,没有信仰的力量,没有天主的安慰,生命遍体鳞伤。

      后来,最严重的一次冲突后,王贵清拉着丈夫就往民政局跑。然而这不是天主的圣意,他们曾两次去民政局,但都不 了了之,又回来重新过日子。

      有段时间王贵清去了国外工作。期间,丈夫考虑到费用问题,从没有给她打过一个电话,即使是生日那天她也没有接到丈夫的电话。身在异国他乡,她特别想家,想念孩子,想听听孩子们的声音,而丈夫为了省几个钱,她连孩子叫声妈妈的声音都听不到,她说:“那段时间,我想家的时候,就一个人跑到大海边上去哭。当时我想,这日子没法过了。”

      回国后,就在王贵清快撑不下去的时候,通过教友介绍,她参加了教会办的一个“基督之侣”团体。自此,她经常骑自行车带着两个孩子参加这个团体的活动。在这里,王贵清灰暗的生命里终于透射进一缕基督之光,使这颗冰冷的心感受到了一丝温暖,离婚的想法暂且搁置。

      2011年,牛效平神父来到了榆次主教府任本堂神父。牛神父得知岳华峰夫妇的情况后,便给他们报名参加“夫妇恳谈会”。在天主恩宠的助佑下,岳华峰和妻子接受了神父的邀请。没想到,这次参与竟成了他们破碎婚姻的转机。

     “夫妇恳谈会原始周末”课程第8讲是“冒险、信任、对话”。王贵清说:“在这个环节,天主给了我们很大的恩宠,我把积压了多年的痛苦、伤害和以前不敢说的心里话都毫无顾忌地一一向他倾诉,他也很认真地听,他重新走进了我的内心世界。我整个人得到了大解放,比中奖百万都开心。我看得出来,他也想改变,也在努力,我俩的心终于又走到了一起,这份经历让我终生难忘。”两颗心贴近之后,彼此也多了一份理解、包容和接纳。自此,夫妻俩一起走进了教堂,在信仰的熏陶和恩宠的助佑下,夫妻关系越来越好。更值得一提的是,王贵清毫不犹豫地把一直藏了多年的“离婚协议”亲手撕掉了,她说:“我既然选择了我的丈夫,我就要爱他的优点,同时也要包容他的缺点。爱自己的丈夫就是爱天主,就会蒙天主的喜悦。”因为她更深地感悟到:婚姻是夫妻二人与天主订立的盟约,是永久不变的,即使夫妻不遵守,天主也永远信守祂的盟约。

      “夫妇恳谈”也让王贵清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她说:“以前我总是把他当成老教友来要求他,达不到我的要求,我就特别痛苦,而没有想到他独生子的成长背景和他年轻的教龄。我感觉自己什么都懂,什么都行,没有他我照常过,太过强势。认为他什么都不行,把他压得很低。我也意识到,我没有从心里真正欣赏过他,结婚时他家对我的伤害,我一直耿耿于怀,一直存有报复心。通过学习我释怀了一切怨恨,我懂得了尊重他,抬高他,时刻提醒自己,要把丈夫放在优先位置。”

      2015年4月17日,岳华峰与王贵清被选为榆次教区“夫妇恳谈”的主席夫妇。任职其间,王贵清在丈夫身上看到了很多闪光点,有了很多新的发现,她说:“我发现他不是我以前认为的一无所能,他很有能力,无论从组织上,还是带领团体等方面。”

      自此,王贵清夫妇在处理问题上有了很大改善。以前他们冷战时最长能持续半年,现在王贵清会主动给丈夫写情书。如果她做了让丈夫不高兴的事,她会立时说声“对不起!”

      岳华峰:当初参加“夫妇恳谈周末学习”时,对其一无所知,夫妻二人受当时的本堂牛效平神父邀请,于2014年去天津双树参加了“献县夫妇恳谈会第六期原始周末”,当时算是补缺,因为一对报名参加的夫妇因事不能前往。

      参加夫妇恳谈之前,岳华峰与妻子关系紧张,信仰更是不用提。因为2001年岳华峰认识妻子王贵清后才领洗进教,信仰根基不深。婚后,他很少进教堂,更不习惯祈祷,主日天也是妻子硬拉着去才有可能去,能推就推。他说:“有时我知道是主日天,但我就是故意不提。”有一次,妻子晚上在教堂里参加一个学习班,岳华峰去接她,他宁愿在堂外面无聊地等,也不愿走进教堂,妻子一直请他进去,也无济于事。妻子出来后,他还跟她大发脾气。岳华峰说:“结婚前我很爱她,但就是我的脾气不好,恋爱的时候就经常吵架,但始终就是分不开。”不过,谈到结婚时,王贵清却改变了主意,想去菲律宾留学,岳华峰说:“当时我失望了。但最终还是选择了她。不过,就是为了结婚生孩子,谈不上爱情。我妈对我俩也不赞同,因此婚后经常与妻子发生摩擦。”

      婚后,王贵清在家带孩子,婆媳关系不和谐,岳华峰的工作也不理想,薪水有限,家庭经济拮据,这些都给王贵清造成了阴影。不仅如此,当时岳华峰不进教堂,整天就是打麻将,这让王贵清对婚姻大失所望。闹得最厉害的时候,他们曾经两次去民政局离婚。岳华峰说:“当时我想,离就离吧!我脾气不好,而且对家庭没有责任感,麻将成瘾,不顾一切。但我俩的心都特软,民政局的人一提到两个孩子的未来和前途,我俩就谁也舍不得了。”

      在学习过程中,岳华峰重新认识了婚姻、妻子和自我。他说:“听了夫妇们的分享,我认定了贵清才是陪我一辈子的人,父母会先我离去,孩子也不跟我一辈子,我真正感悟到,夫妻二人才是最近的,世上没有任何关系能超过夫妻间的亲密。”自此,岳华峰改变了看法,学会了站在妻子的位置上去考虑问题。他说:“妻子跟着我这么多年不容易,又给我生了一儿一女,天主的恩宠也满溢家庭,为什么我不去珍惜这眼前的一切呢?我醒悟了。”

      在“情书对话”环节中,岳华峰获益良多,记忆深刻。他说:“当时我很激动,心门已经打开,语言不用组织,就像开闸的水库从脑海中一涌而出,一张张纸成了我与妻子沟通、传递感情的载体,一个个字让我们走进了彼此的内心世界,在那几天,我俩的感情不断升温。”通过王贵清写的情书,岳华峰也认清了自己的毛病,他说:“以前我总是玩,对家庭和孩子不想承担责任,有时只是出于应付,能不做就不做,能推就推。经常为一些事情当着孩子们吵架,给他们造成了很大影响。夫妇恳谈给我最大感触就是认清自己,改变自己,而非改变别人,当对方看到自己改变的时候,她也会改变。”

      前段时间岳华峰和女儿发生了点矛盾,十七八岁正是青春叛逆期,她一顶嘴,他就控制不住脾气,爸爸一发脾气,女儿就很害怕。岳华峰回去之后给女儿写了封信,效果很好。自此,岳华峰改变了人生观,开始重视家庭,用心经营家庭。他决定,让婚姻重燃爱情火花,让生活重新开始。就如保禄宗徒说的:“忘却背后的,只顾向前跑。”岳华峰忘记一切,重整旗鼓,让婚姻掀开了一页新篇章。

      参加完夫妇恳谈之后,尤其是做了主席夫妇之后,岳华峰有了更大的动力来改变自己,否则很难带领团队。刚开始的前几期,他认为服务“夫妇恳谈周末”的夫妇们做得不够好,对他们很不客气,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伤害。他说:“我从侧面听到他们对我有意见,于是我开始反省自己,改变自己。如今我能容忍一切了,脾气也变好了。”

      当然,生活中岳华峰与妻子还会有一些不愉快,但他学会了理智处理,如果两个人都在气头上,他会先冷静下来,很快便与妻子和好如初。他说:“我特别赞赏夫妇恳谈提倡的写情书。有时我与妻子发生冲突后,她只要用手机发过几句道歉的话来,我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一点都不跟她计较了。妻子参加“夫妇恳谈”之后,跟我妈的关系也大有改善。”

      挑战自己的惰性也是岳华峰的一项重要功课,担任主席夫妇以来,事情很多,每个月都有事,甚至每个星期都有事,有时身心俱疲,他说:“责任感、夫妇们的改变,以及牛效平神父和本堂神父对我们的期望都是我坚持做下去的动力,再忙再累,绝不放弃。”

      有时,举办夫妇恳谈之前,岳华峰夫妇在一些问题上也会发生冲突,但无论怎样,他以大局为重,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他说:“现在的我,责任感超过了情感。而且,我俩的矛盾通过夫妇恳谈上的分享,都解决了。”

      2019年4月,岳华峰夫妇和牛神父的任职到期,他说:“在此期间,我们尽力做好自己的职责,新的主席夫妇上任后,我们会继续陪伴这个团体,与这个团体一起成长。”

      愿岳华峰和王贵清与主携手,共同创造婚姻生活的蓝天绿地,弘扬主名,造福人群。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