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走进信仰 体验精彩


2020-07-13 19:16:44 作者:孔喜慎

     曾经看过一段对信仰的精彩阐述:“信仰,不是夏日的狂风暴雨,来得快去得也快,而是春天的袅袅熏风,永不停息地向大地吹拂;信仰,不是长街的熠熠华灯,开时明亮关时暗,而是苍天上经行的灿烂阳光,永不停息地燃烧自己。”我们基督徒的信仰更是如雨露般滋润心灵的干涸,浇灌生命的沙漠,让生命在信仰内自由翱翔。河南省安阳市的张建斌在走进信仰的那一刻,生命彻底改变,精彩不断呈现。

张建斌与妻子孙月琴生活照


一、家庭背景 

    1967年,张建斌出生于黑龙江省虎林市乌苏里江边上的一个教外家庭,一个哥哥一个姐姐,他排行老三。祖籍河南商丘,父母皆为军人。从小顽皮的他,易冲动,爱打架,做事不计后果。长大后,脾气依然火暴。1985年,父亲因工作原因,被调往河南老家——商丘,全家人也随父返乡。1986年,由于哥哥姐姐的工作变动,全家又重返黑龙江,而20岁的张建斌却一个人留在了商丘,在一家化工厂工作。

    1987年11月,正在工作的张建斌突然接到父亲病危的电报,“当时我并没在意,我以为是父亲骗我回东北。再说了,父亲身体一向健康,让我很难相信此事为真。”张建斌说。然而就在他不以为然的时候,晴天霹雳向他袭来。第二天又收到了一封加急电报:“父病危,速回!”这时他才知道父亲病危的事不假,马上买了回家的票。当时的交通不像今天发达,坐了三天两夜火车才赶回家中,令人遗憾的是,这时父亲已经躺在了殡仪馆,永远地闭上了双眼,年仅46岁的他在遗憾中永别了儿子。张建斌没能看上父亲最后一眼,没能说上一句安慰道别的话。无法挽回的“遗憾”在他的生命中留下了深深的创伤。原来父亲突发脑出血,从犯病到离世只有5天。“无论如何我接受不了这一现实,不相信父亲会离开我,不相信这么快就天人两隔。”张建斌说到这里,泪水浸满了眼眶。当时张建斌坚持不去殡仪馆,他不相信父亲会躺在那里,是亲属们把他硬拉到那里去的,见了父亲最后一面。

    料理完父亲的后事,张建斌在东北陪母亲将近一年,由于母亲家的亲戚都在河南,1988年9月,张建斌干脆来到了河南安阳。


二、合伙创业 

    张建斌来到安阳的第一份工作是跑出租。当时他自己借了四万元,再加上母亲给的两万元,买了辆出租车。不久,张建斌的表哥与他商议一起做钢铁生意,二人一拍即合。经过紧锣密鼓的筹备,计划很快变为了现实。天时、地利、人和,刚刚起步,生意就十分红火。那时候,他们的月收入最高竟能达到5-6万元。他们没有满足,哥俩又筹划着合伙开一个工厂。说干就干,张建斌的表哥又找到了一位朋友,三人合伙投资,接手了河南林县衡水镇村子里的一个钢铁厂。装修、整改后,“万佛山钢铁厂”于1990年初正式成立。生意十分兴隆,财源广进,不长时间,把周边的钢铁厂就给比下去了。张建斌的经济条件越来越好,随着生活也越来越多彩多姿,开始学会了“享乐”。

    天有不测风云,两年之后,突然祸从天降,原来这个工厂还埋着一个“地雷”——之前欠郑州某家公司一大笔债,而工厂负责人对此只字未提。正当张建斌的生意蒸蒸日上的时候,郑州这家公司一行人来讨债,一看已经更换厂主,随即把村支书扣押了起来,这时村民们蜂拥而上,要求张建斌他们出资赎人。突如其来的讨债事件把张建斌弄蒙了,这时他才知道被骗了。“此事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这是原来厂主的债,我们无义务偿还。”张建斌说。双方争执不休,最后双方大打出手,甚至动了刀子,有人因此受伤严重。尽管如此,张建斌三人坚持不还债,村民见状,开始实施破坏手段,控制他们的生产、货源,阻止货物进出。在此情形之下,厂子无法正常运营,最终宣告破产。三个合伙人每人赔了近50万元。

    “万佛山钢铁厂”破产后,张建斌和表哥去北京又开了一家公司,经营大型投影仪,表哥做主管,但这时的他不务正业,致使兄弟二人又赔进去了几十万。张建斌见状,与表哥分道扬镳,独自回到河南,开始了艰辛的还债之旅,人生陷入了低谷。


三、结识良妻 

     俗话说:“任何一个幸福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贤惠的妻子。”为张建斌拨云见日的是他温柔贤慧的妻子孙月芹。

    张建斌在穷途末路之时,母亲从东北到安阳陪着他。一天,母亲找媒人给张建斌介绍了个对象孙月芹。她是一位教友,身材好,非常漂亮,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里透着温和善良,她还是一位技艺精湛的理发师,经营着一个理发店,生意十分红火。但是张建斌一听母亲说孙月芹个头不高,立时没了兴趣,两人没有见面。此时的他为了躲债回了东北,在沈阳干起了海鲜批发,那里有他的很多同学做着同样的生意。

    三个月后,张建斌回家探母,这时母亲还没放下孙月芹,再次督促张建斌相亲,为了安抚母亲,他硬着头皮答应了。“万没想到,我俩一见钟情。”张建斌说。从此二人坠入了爱河。当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孙月芹对他说:“我是基督徒,我嫁给你可以,但你不能阻止我进教堂。”“我之前从来没听说过天主教,但我认为既然是让人学好的,我阻止她干嘛?所以我不假思索地向她打了保票。”为了陪她,慢慢适应天主教的信仰,有时张建斌还跟她去教堂,但什么也听不懂。

    1998年10月,张建斌娶了孙月芹为妻,没有婚车,没有抬轿,更没有丰盛的婚宴,只请了一些亲戚,在饭店摆了几桌简单的酒菜,两千块钱就把妻子接到了家里。如此简单的婚礼,孙月芹心甘情愿,毫无怨言,因为善解人意的她,知道此时丈夫没能力给她一个隆重的婚礼,她更懂得,真挚的爱情才是婚姻的根基。

    婚后,孙月芹放弃了自己的理发店,随丈夫去了东北沈阳批发海鲜。夫妻住进了一间租赁的小房子。孙月芹到沈阳的第一件事就是找教堂,原来沈阳主教府离他们只有3站地。每到主日,孙月芹就带着丈夫进教堂,当张建斌不想去的时候她就说:“我从河南到东北这么远都来了,让你陪我去教堂,而且这么近,你都不能陪我去吗?再说我路又不熟怕走丢了。”“我一听不无道理啊!于是每主日都会与她一起进堂参与弥撒,也跟着教友们去朝圣。但那时我真的啥也不懂,只是为了满足妻子的心愿。”张建斌说。

    东北的冬季零下20多度,每天凌晨2点多,孙月芹便跟着丈夫奔波在生意路上,一直到上午9点以后才能回家。孙月芹能吃苦,特肯干。然而夫妻俩的打拼并没带来好的结果。刚来时的20万元本钱,不到两年只剩了8000元。孙月芹认为不能再坚持下去了,遂与丈夫商议后又回到了河南。不管怎样,孙月芹无怨无悔,与丈夫同甘共苦,“当时她跟着我没有过上一天好日子,但她对我毫无怨言。”张建斌说。2000年时,张建斌夫妇有了爱情的结晶张泽龙。儿子还没满月,几位警察的突然到访,让孙月芹的爱情受到了考验。

    张建斌结婚前欠有24万元外债,孙月芹毫不知情,那是他在做大米生意时欠下的货款,当警察走进他家的时候,孙月芹蒙了,但她的表现出乎意料,她没有哭闹,没有埋怨,而是想方设法帮丈夫还钱,最后左借右借总算把账还上了。孙月芹的行为让张建斌深感意外,对她的通情达理,善解人意感动万分,“她真是一位贤慧的妻子,感谢生命中有她。”张建斌由衷地说。好长一段时间他们过着穷困的日子,甚至到了啃老的地步。


四、 走进信仰

     有一天,孙月芹对丈夫说:“我们不能再继续啃老了,必须想办法做点事了!”她想起在沈阳的时候有一家烤鱿鱼的干得不错,于是跟丈夫说不妨试试,张建斌很是赞同,随后就计划去沈阳学习技术。但一切都是未知数,如果找不到这个人怎么办?即使找到人家,人家不肯传授技术怎么办?就在他们犹豫不定时,老家的一位亲戚来访,正好他就是烤鱿鱼的师傅,而且技术相当棒,他全心全意毫无保留地把技术传授给了他们夫妻二人。天遂人愿,过后孙月芹对丈夫说:“这全是好天主的安排,沈阳不用去了,既省了路费又学了手艺,你看天主多好!” 

    不久,夫妻二人干起了烤鱿鱼生意。创业的艰辛张建斌夫妇体验得淋漓尽致。当时他们借了1000块钱,每天下午5点左右张建斌蹬上小三轮车去出摊位。刚开始,一天能卖40多块钱。有一天,为了增加效益,张建斌上午也摆出了摊位,但一上午就卖了一串鱿鱼,中午孙月芹给他送饭时忍不住掉下了心酸的眼泪,然而为了生活,只要不赔钱,他们还是坚持了下来。

    时来运转,几个月后,张建斌的鱿鱼生意渐渐红火起来,平均一天可以卖到300块钱,这让全家满心欢喜,越干越起劲儿。

张建斌夫妻开的鱿鱼店

    随着生意的兴旺,张建斌的摊位旁边又多了一个同行,但奇怪的是生意丝毫未受影响,第二天张建斌反而卖了500多块钱,“这太神奇了,多了一个竞争对手,我们的生意反而更好了。”张建斌说。这时孙月芹又对丈夫说要感恩天主。后来,多家烤鱿鱼的都来到了这条街道上,100米之内就有7家摊位。靠着良好的口碑,张建斌家的摊位前经常排着长长的队伍,供不应求。“见此情景,我内心喜乐无比。”张建斌说。

    正当张建斌的生意红火之时,一些地痞流氓预谋找事抢地盘,好在事发之前有人向他们通报,于是有了准备。非常奇怪的是通报的人跟他们也没什么关系,后来这些人也知趣地没有打扰他们。孙月芹又不失时机地对丈夫说:“这是天主的恩典,要感谢天主。”这些事情之后,在妻子潜移默化的引领下,张建斌也感觉冥冥中有天主在帮助他们。

    后来他找到当时的张银林神父(现在已是安阳教区主教),告诉神父自己想领洗进教。张神父告诉了他领洗条件——需要学习一些教会道理和经文。他照做了。2005年圣诞节,张建斌在张银林神父的手中领受了洗礼。

    孙月芹从未强迫丈夫入教,而是抓住每一个机会,渐渐地把信仰的种子撒在丈夫的心田,精心浇灌,这粒种子终于生根发芽。

    张建斌的事业逐渐扩展,“月斌铁板鱿鱼”夫妻店正式开办。雇了员工,生意越干越红火。从此由摆街摊转为了小老板。这一年,张建斌可谓信仰事业双丰收。


五、重塑生命 

     张建斌自从加入教会后,在天主恩宠的助佑下,去旧貌换新颜,开始了一个基督徒的生命。

    有一次,孙月芹督促丈夫去办告解。犯了错还得跟神父说,这让张建斌感觉很难为情,但孙月芹不断地帮助他。最终在妻子的劝导下,张建斌突破自我,走进了告解亭。自此,他的为人态度大有改变,“我认为,既然向天主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就得有所改变。”之前张建斌脾气暴躁,说话带脏字。有时工人们稍不让他顺心,便脏字连篇地骂起来,有时急了还忍不住要动手。告解之后,他一改旧习,对工人的态度大大转变,店里的工人私下对孙月芹说:“大哥变了,说话不带脏字了。”

    每到主日,如无特殊情况,夫妻俩不管生意多忙都会进教堂参与弥撒。“让我惊奇的是,主日进教堂,不仅没有影响收入,反而效益倍增,这都是天主恩宠的眷顾。”张建斌说。不仅如此,张建斌以前爱打麻将,生活享乐至上,自从领洗后,这些毛病连根拔除了。

    张建斌说:“我灵性生命的迅速成长得益于教友们对我的关心和带领。同时也来自于我参加了唱经班。”张建斌刚开始参与弥撒时,知之甚少,只是观望,有时不免烦躁,这时就会有教友关心、问候他,这让他感觉到了主内一家人的亲切。后来有人邀请他加入唱经班,天生一副好嗓子的张建斌对此特感兴趣,与大家在一起唱歌非常开心。透过学习和唱歌,激发了张建斌的信仰活力,使他在信仰之路上越走越精彩,对天主的体验和认识也越来越深。他感慨地说:“一位加入教会的新教友,特别需要参加堂口不同的团体活动和学习,在浓厚的信仰氛围里,才能加深对信仰的认识,增进与天主的关系。”

张建斌(后排左三)在参加合唱

    2009年,张建斌去外地参加了为期三天,主题为“爱”,的一个学习班。神父和唐德兰修女以圣女小德兰为例,讲了三天的爱和宽恕。“我在那里学习了三天,想了三天我的仇人,让我去宽恕她怎么可能?实在太难了。”张建斌说。当笔者问及仇人之事时,令他回忆起了一段心酸往事。

    2001年,孙月芹娘家的一位亲戚想做同样的生意,张建斌二话不说,爽快地向亲戚全盘教授了技术,且帮忙建起了摊位。亲戚之间帮忙也是应该的,然而,让张建斌出乎意料的是,这个亲戚因为生意不好,竟然要到他跟前来摆摊位,张建斌不同意,她还是执意摆了过来。但她生意不好,看着张建斌这边顾客盈门,恼羞成怒的她,不仅把摊位摆在了张建斌摊位旁边,而且扯着大嗓门用喇叭喊,比张建斌卖得便宜,“我卖5元6串,她就喊卖5元10串,硬是要搅和我的生意。”张建斌说。这个亲戚向周围的人说是她教了张建斌的技术,摊位是张建斌抢占她的等等,谎话连篇不说,有时还对他们破口大骂。这事让张建斌不能接受,咽不下这口气。他说:“是我好心好意帮她建起了摊位,没想到她竟忘恩负义,是非颠倒,抢我生意,实在想不通。我在乎的不是钱,而是接受不了这种恩将仇报的行为。”虽然妻子孙月芹也很不赞同亲戚的做法,但她也束手无策。从此,张建斌与那个亲戚结下了仇怨,两家不相来往。

    后来,那个亲戚的爱人因病住院要做手术,孙月芹知道后跟丈夫商量,想一起去医院探望,张建斌心里实在别扭,但看在妻子的份上便一同前往。然而当他们在医院的走廊里遇见了那位亲戚后,没想到她竟转身回病房与丈夫大吵大闹,骂他不该通知张建斌他们来,要爱人和他们断绝关系,张建斌夫妇见状,二话不说,扭头回了家。自此,张建斌与那亲戚之间横下了一道仇恨的深沟。

    当学习进行到最后一天的时候,有一个抽取圣经金句活动,每个纸条上都写有一句圣经金句,每人随机抽取。当轮到张建斌的时候,他随意拿起了一个,打开一看,惊呆了,纸条上面写的竟是:“应爱你的仇人,善待恼恨你的人。”张建斌看到这句话,彻底被天主降服了,“原来天主每时每刻就在身边看着我呢,心里想什么他都知道,听了三天的宽恕,想了三天那个不可能宽恕的仇人,天主就给了这句话,感觉天主真的知我心啊!”这两句话在张建斌的生命里注入了宽恕的力量,顿时感觉到了一种难以形容的轻松喜乐。

    几年后,那个亲戚家请客聚会,也邀请了张建斌夫妇,二人不记前嫌,一同驱车前往。一场仇恨的冰冻就这样在信仰内慢慢地融化了。


六、 奇迹相随

    “我很感恩妻子带我走进了信仰,信仰不仅让我做到了宽恕,而且给了承受挫折的力量,也让我感觉到生命无论患病还是健康都有着永恒的价值。”张建斌说。

    2015年5月,张建斌被确诊为脑垂体瘤,需要尽快手术,医生认为3公分瘤子的一般都会影响到眼睛的视力,但发现他的眼睛却丝毫未受损,检查几次双眼视力都是1.2。后来决定去北京手术治疗。刚开始他很害怕手术以及术后情况,接受不了此事。

    神父、修女和教友们为他祈祷献弥撒,安阳堂口的唱经班每天定点为他祈祷。在全国修院任教的尤神父亲自来医院探望,安慰鼓励他,使得他可以在住院期间办告解领圣体,有的亲人朋友放下工作或生意来到北京陪伴他,有的打电话询问情况,一位神父在电话中劝导他说:“把一切交托于主,求主借医生之手把你治愈。”

    主内弟兄姐妹们的爱心祈祷、鼓励和安慰让张建斌很受鼓舞。同时他自己也不断地向天主祈祷、交托。有一天,张建斌在祈祷时,看到十字架上耶稣的圣伤流下的血迹,拨动了他的心弦:“我意识到,耶稣为我受了多大的苦啊,跟他比起来,我这点苦算什么呀!”这个想法驱除了我的恐惧,顿时有了承受的力量,他对天主说:“我全交托于你,无论手术成功还是失败,全随你安排。”这种完全的交托和信赖让他获得了释放。并且他还鼓励同室公安线上的病友,开玩笑说:“大哥别怕,我提前给你探路去。”张建斌自己走进了手术室,躺在手术床上后就念天主经、圣母经、光荣经,直到麻醉失去知觉。当他醒来时医生告诉他,手术非常成功,可以回病房了。张建斌脱口而出:“感谢天主!”

    手术至今已有两年,张建斌身体状况非常好,两只眼的视力丝毫没有降低。他说:“通过这件事,让我又一次深刻经验到了天主的全能和大爱,拉近了我与天主的关系。”

    2016年,张建斌夫妇参加了邯郸主办的第11届“夫妇恳谈原始周末”。去之前,虽然夫妇二人的关系感觉良好。但通过学习他们发现,原来他们的婚姻生活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夫妇恳谈会”的口号就是:“让好的婚姻变得更棒。”如今的他们已成为河南安阳教区“夫妇恳谈会”的主席夫妇,干劲十足。

    信仰如一缕春风,吹绿了张建斌的灵命;信仰如一束阳光,照亮了他的前程。信仰如调味剂,精彩了他的人生。愿天主祝福他的信仰之路越走越精彩。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