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生命不息 传教不止

—— ——深切缅怀沧州教区金凤志神父

2020-07-16 19:02:57 作者:采访/整理 孔喜慎

    圣人无一不是在属灵的争战中不断地完善自己而成圣的,不一定做出惊天动地的大事,但一定是在点滴生活中的牺牲奉献,在承行主旨上的坚定执著,在完成使命上的兢兢业业。

    2015年3月8日去世的沧州教区金凤志神父,就是因着他的全身心的交托于主,心中常燃荣主救灵的心火,身体力行,为主奉献一生,而被很多人誉为“活圣人”。他埋头牧灵福传,任劳任怨,无怨无悔,感动了很多人。为了更好地让金神父呈现给大家,笔者采访了熟悉金神父的主教、神父、修士、修女和教友们。

金凤志神父生前照

李连贵主教:

    金神父各方面做得都很优秀,但最让我感动的有四点:

    1.不知疲倦、没有假期:别说是游山玩水、观光旅游了,就连朝圣金神父都没有去过,几十年如一日,一直在堂区兢兢业业、废寝忘食地照顾自己的教友,只有病倒卧床的时候才是他的假期,然而稍微好转,马上又重返福传一线。

    2.只会照顾别人、不会疼惜自己:金神父体质很差,肝病、糖尿病多年缠身,在生命的最后阶段肾癌又向他袭来。在这个大讲而特讲养生的时代,金神父从来不顾惜自己的身体,一直带病风雨兼程奋斗在福传第一线。这种毫不顾己只为福传的牺牲精神堪称为当今时代修道人的楷模。

    3.从不抱怨、谨口慎言:圣经上说:“谁若在言语上不犯过失,他便是个完人,也必能控制全身。”(雅3:2)在生病期间,在遭受委屈时,金神父从不抱怨,只求奉献。他张口就是传教,从不说人事非。

    4.公正廉洁、只为他人:有一次金神父堂区盖教堂,教区给了一部分钱,完工后,剩余了一些,没想到,金神父把这笔余款随即转给了另外一个堂口,他认为这是教会的钱,应该送到最需要的堂区。这件事一直深深影响着我。当今的神父们包括主教在内,有时很难做好钱财的管家。


肖宪文(泊头堂区神父)

    金神父从来不在背后议论人,有一次我和他谈起了一位副本堂神父的事,他马上转移了话题,避而不谈了,一方面我感动金神父的圣德,一方面让我为我自己的言谈感到惭愧。


杨超见(泊头堂区神父):

   我在金神父的堂区传教四年,四年当中,很少看到他在家里停留,每天早出晚归,为福音奔波,为人灵忙碌。经常看到他早饭后拿上两个馒头骑上自行车就出发了,为了不给人添麻烦,神父极少在教友家吃饭,饿了就在街上吃个凉馒头,在当今这个吃喝享乐的年代,这种牺牲克苦的精神,一直激励着我的修道生活。

    金神父每次传教回来,都有教友找他,但不管多么疲惫,他从未拒绝过、嫌弃过,总是满腔热情地满足教友们的需要,经常是连晚饭都顾不上吃。这种舍己为人的精神让我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孙奉乐(泊头堂区修士):

    我是受金神父圣德的感染而走上了圣召之路。今年我去看望病中的金神父,他表情平静,一点不烦躁,一句不抱怨,当看望他的教友们问:“神父!你需要什么吗?”他总是回答:“我需要耶稣,需要圣母。”这句发自内心的回答让每一位教友为之动容。

    有一次,金神父在去传教时路过一个村子,看到房顶上站着一位认识多年但从不进堂的教友,便走近他说:“你有时间办个告解吧!”“我不去!”神父二话没说直接去了这村的教堂,跪在地上以泪洗面,哭求天主赐他回头!神父拯救灵魂的迫切心情感动了天主的慈心,第二天,这位教友突然就想办告解,不久后便平安去世了。

    在金神父病重期间,只靠打点滴维持,即使这样,他还是坚持每天下午3点做弥撒。在此期间,很多常年不进堂的教友都去找他办告解,金神父不管身体多么难受,都不会推辞,从而使很多人重拾信仰,走进了教堂。


肖文泉(泊头堂区神父):

    有一次,我们放假回家,堂区的几位修士去看望金神父,期间邀请他给我们说几句话,他说:“我不会说话,我只想告诉你们,你们要勉力做圣人。”这是金神父对修道人说的最多的话。

    前些天河北神学院的王兆群神父带着一些修生去看望金神父,没想到金神父一见王神父就说:“神父!求你代表教会宽恕我吧!我传教传得不够,你们要去传教。”简单朴实的几句话,让人看到了金神父谦逊的圣德。


杜连菊(泊头堂区教友):

    神父每次做弥撒领完圣体后便亲自带领着大家谢圣体,没有华丽的辞藻,只是说:“耶稣我是大罪人,我爱你!”话很简单,却传递出一种无形的力量。

    神父在传教的过程中,哪怕是一个村只有一位教友,他也时常挂在心上,那些穷困偏僻的小堂口更是他牵挂照顾的对象。他经常对教友打比喻说:“如果不传教,就如同妇女不生育一样。”有很多教友说:“看到金神父,我们就有了福传的劲头。”金神父的圣德带动很多人走上了福传之路。


李青(泊头大鲁道教友):

     我跟着金神父传教有7年的时间,他把心全都放在了传教上,三十年如一日。每天早晨5:30弥撒准时上台,弥撒后简单吃个早饭就去别的村庄传教,如果有教友请他,他就奔着目标去,如果没有教友请,他就自己打电话联系,“你有时间吗?我去看看你,给你做台弥撒。”联系不上就一直打电话,有时我看着他连打10多个电话,直到联系上为止。经常是一天做四台弥撒,早晨一台,上午一台,下午一台,晚上一台,病重卧床之前一直是这样。

    金神父特别谦卑,如果有神父到来,他从来都是副祭,当教友们请神父们一起去饭店吃饭时,金神父总是说:“我累了,你们去吧!”之后就回住处自己简单弄点吃的。当我们吃饭回来后,金神父早已出去传教了。前些年李主教来视察教务金神父还陪着去吃顿饭,最近几年连主教也不陪了。但是如果你要是跟他说哪里有个望教的,他就总是不厌其烦地找你、催你,问:“什么时候去呀?”在他的内心只有传教,只有人灵的得救。

    金神父经常走家串户去讲道理,讲到11点多的时候,主人就留他吃午饭,之后再接着给他们讲,但神父坚持自己在外面随便吃点,有时吃自己带着的凉馒头,1点多钟,估计这家人吃好了饭,就又回去接着讲。很多人为此深受感动,走进了教会。

    泊头大鲁道村有一位18岁的小伙子,平时就不太听话,早上父亲叫他起床去参与弥撒,他不想去,父亲骂了他几句,没想到,小伙子起床之后就喝下了毒药。金神父得知后,一连四天滴水未进,为这个孩子禁食祈祷!当我问及这件事时,他只简单地说了一句话:“如果这孩子真的死了,咱这个教就没法传了。”

    有时教友们给金神父送些吃的,无论如何他都不要,如果给钱,更一口回绝。教友们请神父做台弥撒,他就会认认真真地把姓名和钱数记下来,再送给这人几本书。之后就会用这些弥撒献仪买一些圣书,继续送给教外人、望教者和教友们。他说:“这是教会的钱,应该用在教友们身上。”不仅如此,他还自掏腰包,给教友们订很多“信德”,多时一年订到500份,让教友们从中汲取营养。在传教的路途中,他会向人赠送教会的圣书和“信德”,以此吸引了很多人对教会产生了兴趣。

    20年前,金神父的堂区只有4个村有教友,总共200多人,现在已经发展到了6000多人。这就是金神父用滴滴汗水结出的丰硕果实。

    后孔村有一位身患癌症的老太太,有两个儿子,二儿子是教友。去年金神父去看望这位老太太,并给他送圣事,正好遇上了大儿子在家,一见金神父,大儿子就冲着他厉声呵斥,并威胁神父,不让他走,同时给派出所打电话。见此情景,神父面不改色,一言不发。正在这时,老人的二儿子回来了,把他大哥撵了出去。过后买了食品给金神父送去以示道歉,但金神父却说:“你不要责怪你大哥,你把东西给你大哥拿去,要不我们怎么感化你大哥呢?”

    这事过去之后,有些传道员劝神父别再去这家,但他却说:“我不能不去,她患了癌症,不知道哪一天天主就叫她走了。”过了一段时间,金神父再次踏进了她家的大门,神父给这位老太太送了圣体并行了傅油圣事。一个多月之后,老人平安离开了这个世界。在金神父的心中,只有灵魂的得救,从不在乎别人如何对待。

金神父生前为教友行傅油圣事


金利才:(金神父的侄子)

    叔叔是一位大孝子,5岁丧父,33岁失去母亲。奶奶生时患有哮喘病,经常喘得通宵不能成眠,叔叔就陪着奶奶不睡,细心地照顾她,有时半夜为奶奶切萝卜条,以缓解病痛。在那个生活穷困的年代,没有煤火取暖,晚上为了让奶奶被窝暖和,叔叔就先用自己的身体为母亲暖被窝。这样的孝心服侍,持续了10年。

    叔叔胸怀基督大爱,在他圣神父之前,我们村一些没人照顾的孤寡老人,他就负起照顾的责任,一些老人被他这份爱心感动得进了教,全村的人都向他翘起大拇指。

    叔叔牢记耶稣的嘱托,视传教为命,他圣神父以后,不惜一切代价投身福传事业。1988年4月12号在福传的路上为了躲一辆汽车,把腿摔断了,在医院里住了三个多月,住院期间他见人就给人家讲,有些人不在意,他就心里默默地给他念经,他说:“都是天主感动人心。”

    有时教友来我家做客,很自然地就和我们说起金神父的善言美表,我们也就随着肯定他们的赞扬,但教友们走后,叔叔就厉声呵斥我们:“当我听到他们说我好时,我感觉就像驴踢我一样,你们不能再跟着说了。”听到叔叔这样的批评,当时我们心里特别不舒服,但过后一想,这不正是叔叔谦逊的美德吗?

教友来探望生病后的金神父


时俊荣(泊头市传道员):

    有一次,我和几位传教员跟着金神父去给一位附魔的人驱魔,去到之后,没想到他的家人把我们和神父连推带骂地赶出了大门。我们都有点着急生气了,然而神父却异常从容安静,劝慰我们说:“耶稣当时也不被接纳,也被人赶出来过,我们为他家祈祷吧!”

    还有一次,我们原计划第二天一起去传教,但第二天却下起了雨,我说:“神父!今天就别出去了吧!”但神父却说:“那我自己去看望周围的老人们吧!我已是秋后的蚂蚱,时间不多了,我要抓住机会,赶紧救人。”听了这番话,我既惭愧又感动,这为那不顾牧灵、沉迷网络、享乐至上的神职人员们立了一个很好的表率。


张金平(泊头青水洼传道员):

    我们村有一新教友,精神有些问题,有一次,金神父来我们村传教,一进村这位教友便打了神父一记耳光,如此的侮辱神父见怪不怪,就这也阻止不了神父福传的脚步。


王秀荣(泊头龙屯传道员):

    我是2010年领洗的新教友,可以说没有金神父,泊头就没有这么多的教友,没有金神父就没有众多的传道员。神父每到一个村庄,看到教友们没有心火不热心,就难过地哭着做完整台弥撒。这一滴滴眼泪,都透露着神父对拯救灵魂的焦急。

    生命没有站台!生命不息,福传不止,这是金神父一生的真实写照。愿金神父成为所有献身于主之人的一面镜子!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